公益新闻详情页

发布时间 :

  • 浏览量 : 325

“关爱好人”基金:让好人有好报,让好人不流泪

让好人有好报,让好人不流泪

来源:羊城晚报 

  李惠云(右) 羊城晚报记者黄巍俊 摄

  陈国芳 羊城晚报记者林桂炎 摄

  

刘清伟 羊城晚报记者周巍 摄

  南粤大地有这样一群人:他们大多平凡朴实,却始终用最宝贵的真诚与善良,书写着最不平凡的人生。他们的名字叫:广东好人

  然而,当好人,做好事,也会面临种种考验,如生存的艰辛、生活的不易……因此,他们也需要来自全社会的关心与帮助。

  为了让好人有好报,2012828日,由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、羊城晚报社和广东省宋庆龄基金会共同设立广东省关爱好人基金,为评选出的生活困难的广东好人道德模范提供每人1万元的资助。这也是全国范围内第一个资助生活困难好人道德模范的专项基金。

  两年来,广东省关爱好人基金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。据统计,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,基金共接收来自社会各界的捐款累计2172109.3元,累计资助和奖励75人,其中资助广东好人道德模范”60人;奖励2012年度感动广东十大人物”10人,感动广东十大人物提名奖5人,共支出735000元。

  两年来,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一桩桩感人的事迹在南粤传颂:背着重病儿子上学的惠州力量妈妈李惠云、坚持守岛二十余年的珠海守岛人刘清伟、16年来坚持为山区贫困娃办音乐学堂广州伯陈国芳……

  刘清伟:坚守海岛二十余年无怨无悔

  担杆岛,距离珠海市73海里,是珠海最东南端的一座小岛。1989年,22岁从部队转业的刘清伟成为担杆岛猕猴保护区的首个护林员。

  守岛近25年,刘清伟无数次地死里逃生:有一次,在调查海岛资源分布时,他险些被毒黄蜂蜇死;另一次,在给下崽母猴送食物的路上,他遭遇了大蟒蛇的攻击;还有一次,在跟踪猕猴的迁徙路线时,他不小心从几十米高的悬崖上坠落……

  让刘清伟一生都愧疚的还是自己的儿子。1991年春节,为了与刘清伟团聚,妻子潘虹带着还不满四个月的儿子刘传聪来到了担杆岛上,这是一家三口团聚的第一个春节。可谁也没想到,孩子上岛后就发起了高烧,岛上没有专业医生,而海上风浪大作,交通中断了,持续半个月之久,儿子因此烧坏大脑,成了脑瘫,治了8年还是不能走路、说话。如今儿子已经23岁,一天学都没有上过,一直是妻子在家里照顾。我这一生,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件事。

  对于父母,刘清伟也留下了永远的遗憾。1996年,刘清伟的父母相继去世,可因为岛上交通不便,家里发来的电报,一个多月后才寄到刘清伟手中。

  父母去世,未能守孝,刘清伟也备受家人责难,直到有一次,家人来岛上探望他时,方知当时的刘清伟有多难。守岛二十余年,回报给刘清伟的是每月3000元左右的工资,没有公积金,没有保险,刘清伟也想过,人到老年必定艰难。可面对家庭的不幸与生活的不易,他从未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,无怨无悔地坚守海岛。

  陈国芳:乡村音乐支教”16

  因为偶然看到报纸上清远白湾镇是广东最穷的地方之一的介绍,1998年,68岁的广州退休工程师兼音乐爱好者陈国芳便背着小提琴,坐了4个小时的汽车来到了这个贫困的粤北小镇,开始了长达16年的乡村音乐支教

  陈国芳的家在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西街一栋旧居民楼,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被满屋的书籍和乐器塞得满满当当。一直以来,老人生活简朴,终身未娶的他吃饭多在公共饭堂,家里除了一台旧电风扇外,几乎见不到其他电器。每月2000元的退休工资,有很大一部分用来给孩子们买书、买乐器上,几乎每一次进山,他都会扛着这些书籍和乐器给孩子们。

  因为是外来客,陈国芳初到白湾镇,打算教孩子们音乐时,曾多次遭遇被拒绝的尴尬——不少孩子的父母并不愿孩子跟陈国芳接触。为了更好地融入当地,他以3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当地的一户民居。从房东家的孩子开始教,渐渐地,来的孩子越来越多。陈国芳的免费音乐学堂也受到了越来越多孩子的欢迎。即使没有音乐天赋的孩子,也愿意跟着来咿咿呀呀哼几句。老人看着心里欢喜。

  带琴入山、免费教山区孩子识谱、唱歌,挖掘每一个对音乐有兴趣的孩子的天赋,16年来,陈国芳老人始终在坚持。一年至少去一回。只要我还能进山,就一定会去。这是84岁老人对自己和孩子们的承诺。

  李惠云:背儿子上学10年风雨无阻

  蹲下身子,轻轻为儿子整理鞋带,再将儿子的双手并作交叉状放在自己胸前,双手用力一托,慢慢站起来,将儿子轻轻放在轮椅上……2005年至今,这是李惠云每天都要重复的动作。

  1993年出生于惠州的陈斌是李惠云的第二个儿子。在陈斌读小学一年级时,阴影便开始笼罩这个本来甜蜜幸福的家庭。李惠云发现,陈斌蹲在地上后,再站起来便会很吃力。医院诊断的结果让李惠云感到晴天霹雳——儿子得了一种名叫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的病,而且,这种病没有特效药,随着孩子年龄增长,病情会逐渐发展加深。

  从此,带着儿子四处求医,成了李惠云最重要的事。到了2005年,病魔让12岁的陈斌彻底失去了行走能力。坚韧的母亲承担起了背儿子上学的任务,而一家人的生活也仅靠丈夫微薄的收入而日渐拮据。

  住在没有电梯的五楼,李惠云每次将儿子背上楼时早已是汗流浃背,而夏天则是更大考验,有时候她一天要换三套衣服。就是在母亲这样的精心照料下,陈斌上学从不迟到、不旷课,而李惠云也风雨无阻地守护着儿子的成长。

  20129月,陈斌以高出广东理科一本线49分的成绩,被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录取。李惠云也跟随儿子来到了大学校园,从珠海校区到大学城校区,李惠云推着儿子的情形成了中大校园里一道特殊风景。

  如今,年近五旬的李惠云已有些苍老,生活的艰辛让她的脸饱经风霜,只要还背得动,我会一直背下去。这位伟大母亲坚定地说。(记者 丰西西)

新闻链结:http://ccn.people.com.cn/n/2014/0917/c366510-25679960.html